岚岚岚岚兮

一个想死却只能拼命活着的神经病

典狱司•记

他是历经沙场,霸道扭曲的兵痞军阀。
他是身寄戏台,嚣张傲骨的台柱名伶。

他爱他,爱得那般小心翼翼,变态至极。
他爱他,爱得那般听之任之,沉默不语。

他终是等不到他的一辈子,
他终是换不来他的一回眸。

他将他困于典狱,千方百计,百般无赖,折磨至死,只为将他留于身边。
他任他甘于典狱,百般苦楚,毫无怨言,痴情至极,只为等他一句“爱你”。

他为他,成魔誓死相依。
他为他,封喉不再唱戏。

他说,万万事,不骗不欺,却唯独欺他欺己,只字未提对他的感情。
他说,下辈子,可莫要再纠缠不清了,却唯独在他头七之日替他覆衣。

他喜欢他
他爱她
他爱他

到底,他是爱他的。
到底,他也是爱他的。

只是错了时辰,错了身份,错了世态,唯独错不过你。

罢了,曲终人散,来世再聚。